诚信八方
相关栏目
文章推荐
武汉哪家助孕公司好
女儿怀二胎婆家怕罚款不让生,我主动交钱谁知
1 1997年发生了很多大事,香港回归,长江截流成功,可在新村这个闭塞的小地方,所有时新的消息都被卡在了外面。 对于方家来说,大事就是媳妇银兰又怀上了小的了。本来家里添丁该

1

1997年发生了很多大事,香港回归,长江截流成功,可在新村这个闭塞的小地方,所有时新的消息都被卡在了外面。

对于方家来说,大事就是媳妇银兰又怀上了小的了。本来家里添丁该是喜事,可是这个小东西却来得有点不是时候。

小孙女小云才2岁,因为是农村户口,方家这个二胎应该应该严格的控制在小云四岁之后到来。

方家一家子都是本分人,向来都是响应国家号召,也不愿意干违反政策的事儿,也许这事儿摊在别人家,把孩子打了也就完了。

可方家的这桩还有点复杂。银兰人瘦,不显肚子,等到发现时都快五个月了,再流产已经晚了,只能引产。也就是说,孩子还是照样生下来,只不过得先让它断气。

银兰娘家人可不干了,让银兰引产,她身体吃亏不说,还得搭上外孙一条命。银兰爹心疼女儿,当即去跟亲家商量。

银兰丈夫常年在外打工,偶尔才回来那么一两次,家里大小事情都由公公决定。

银兰娘家爹说:“按说银兰已经嫁到你们家了,生娃的事情该由你们方家做主,但毕竟她也是我闺女,总是要生的,生个活蹦乱跳的娃娃多好。”

婆家爹却稍稍有些犹疑:“你说的当然没错,但是且不说生下来得罚多少钱,怎么瞒夫妻查不孕不育过村委会的检查这就是个问题。”这句话的重点很明显在前半句。

于是娘家爹很爽快的说:“钱的事我来想办法,至于瞒天过海嘛,这就得辛苦你们了,来人检查的时候领着银兰躲一躲。”

那年头一笔超生罚款,足够让庄稼人倾家荡产。一听钱的事解决了,婆家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银兰坐在一边静静听着,一言不发,明明是她自己的孩子,她却完全做不了主。

2

银兰的肚子越来越大,她越来越少出门,也不怎么见外人了。

为了躲避检查,一家子简直绞尽脑汁。

第一回,村委的人来挨家挨户的数人头,方家听到风声,提前把银兰送去了邻村亲戚家。人家问起来,方家老两口也只说儿媳妇走亲戚去了。

检查的人隔不了几个月就会再来一次,所以也就没再多问。

第二回是突袭,银兰月份更大了,行动起来已经很不方便。婆家爹眼瞧着检查的那位小干部已经快到自己家了,赶忙想了个辙,把银兰藏在院子里的草房中。

隐匿在一堆喂牲口的枯草中间,银兰大气都不敢出。隔着一扇窗户就能听到小干部的询问:“你家儿媳妇呢?”

婆家爹倒是镇静得很:“在地里干活呢,要不我把她叫回来?”

小干部翻开记录的本子,一脸狐疑:“怎么这么巧,每次我们来她都不在?”

婆家爹搔搔头,做出一副憨态:“真的,要不咱们一起去找她,她就在东头那块地里”。

这种时候就是得沉得住气,一点都不能心虚。婆家爹的言之凿凿好像起了点作用,小干部盖上笔筒,合上本子夹在胳膊下:“算了吧,我懒得跟你们到处跑,我这还有正经事儿呢。等她回来了让她去村委露个脸就成!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婆家爹赶忙应着。

老夫妻俩看着小干部出了门,婆家妈怕银兰在里头憋坏了,准备立刻把她叫出来,婆家爹却扯扯住了婆家妈的袖子,示意她再等等。

果然姜还是老的辣,没多久小干部杀了个回马枪,不知道记起了什么,他折回方家,说自己的南京不孕不育笔落下了,他回来寻寻,那眼睛却滴溜溜四处乱处乱转。

银兰还在草房里,听着外面的动静,她心惊肉跳的,生怕被小干部找到什么蛛丝马迹。她害怕极了,只能紧紧抓住自己的襟子,捂住嘴巴。

幸运的是,找了半天没找到,小干部终于走了。

她们都松了口气,想着撑过这一次,银兰肚子里那条命基本算是保住了。

3

胎儿八个月的时候,银兰肚子有点不舒服,天蒙蒙亮,婆家妈就带她一起搭最早的班车去镇上找医生瞧瞧,医生自然不会是正规医生,越早车上的人越少。

没想到一上车就遇到了同村的王大妈,不凑巧的是,这位以嘴碎闻名。

婆家妈第一反应是把银兰往身后边拉,本来王大妈只想寒暄两句就回自己座位的,婆家妈躲躲闪闪的态度反倒惹人生疑。

王大妈伸着脖子打量银兰:“哟,你家银兰这是有了吧?”

婆家妈连忙跟她打哈哈:“哪有的事儿,她就是喝凉水都胖,吃多了长了一肚子的肉。”

这样的说辞当然不能让王大妈满意,很明显的糊弄人嘛!但她嘴上还是说:“那是我误会了。”背地里自然是立马跟村里的人通了气。

银兰看完医生回家,早有人在家候着了,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一家人意外不已。(小说名:《雾月》,作者:雀无牙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内容)


??院登记做掉!”

大家都知道,前功尽弃了。

4

银兰被带到医院了。

医生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有点凉,银兰往后缩了缩,却又无处可避。她朝旁边看了看,周围到处都是刺眼的白色,她想找丈夫,想找她的亲人,可他们都不在。

针头扎进去没多久,那个温热的本来活泼着的小东西渐渐没了动静。银兰的肚子开始疼了起来。

到底是年纪轻,整个过程差不多两个小时就完了。但毕竟不是瓜熟蒂落的,为了不影响下一次怀孕,还得清宫。

麻药的劲儿一过,银兰疼得直冒冷汗,好像生小云的时候也没这么疼吧。听医生说,那是个小女孩,只是现在已经没了。她躺在病床上,眼泪跟开了闸的洪水似的。

来给银兰吊水的小护士仿佛司空见惯:“可别哭了,你这还算好的,想想人家城市户口的,只允许生一胎呢!”

这些话一点也安慰不到银兰,银兰不管她说了什么,自顾自说道:“那个孩子再有一个多月就足月了。”

小护士接着说:“你还年轻,孩子还会有的。”

银兰不说话了。是,也许还会有,但是不会再是同一个了。

银兰回村的时候,村里一帮妇女正坐在门口晒太阳。看到银兰经过,她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稍稍停了一会儿,但不多久又开始热闹起来。

“银兰肚子真的没了。”

“那还有假?”

“听说举报有奖哩!”

“奖多少,能抵得过一条命?”

“不过这种缺德事也真有人干得出来啊!”

王大妈也在其中,她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,一下跳了起来:“举报怎么了?她方家的违法,我不该举报吗?”她大概以为自己是什么正义的化身。

5

银兰连着做了几晚的噩梦,她看到的好像是血肉模糊的一团,却有着凄厉刺耳的哭声。

她在说:“妈,你怎么不要我?”

睡不踏实,银兰整个人精神颓迷,她问婆家妈:“被打掉的胎儿会一辈子跟着我吗?”

婆家妈说:“胡说什么呢,过几天我去买点纸钱回来烧一烧就好了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,烧了纸之后,银兰的确没再做噩梦了。

过了两年,银兰又怀上了,生下来是个小子,取名叫小山。婆婆天天抱着,笑得合不拢嘴。逢人就说:“因祸得福啊!”

若干年后,几乎没人记得那个小女孩了,什么时候谈论起来,她也只是作为小山的铺垫,她是抛出去的那块砖,小山是玉。

只有银兰知道自己永远割舍不了她,毕竟她曾经是她的一部分,不管怎么说,那个也是她的孩子。(作品名:《雾月》,作者:雀无牙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<dudiangushi>,看更多精彩)

上一篇:红楼梦李纨被骗婚周美毅曝美国独自待产真相,
下一篇:替养父母还百万巨债,她为富豪做真人代孕,遭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包成功助孕网